H.F.Z.徊觞(退)

【all金】我只想做个冷酷的面瘫

私设!

魔改!

勿入!

内心丰富金!超强!超佛系!

 

 

 

 

08.

 

 

 

金揉了揉鼻子,在大赛里乱转着。

 

 

不知怎的,他居然奇迹般找到了终端机,这可能是傻人有傻福。

 

 

有点长。

 

 

这是金对大赛规则的第一印象。他刚开始还认真的看了一两页,发现不对劲之后加快了滑行速度,然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这哪是有点长!突破天际了都。

 

 

于是他两只手一齐上阵,快速地往右边滑。

 

 

大概两分钟后,他终于滑到了尽头。筋疲力尽地点击了确认的按钮,金深深呼了口气。

 

 

 

 

09.

 

 

“让一让!!都小心一点啊!”

 

 

有些着急的声音传来,并且离金越来越近。

 

 

金转身看去,一团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朝自己袭来。有些恶厌地皱了皱眉,金飞起一脚向它踹去,顺带摘下一边的叶子擦了擦自己的鞋底。

 

 

喊出小心的紫发少年愣在了原地,硬生生把“离远点”吞了进去。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耳朵,思考半响还是鼓起勇气打了个招呼。

 

 

“你,你好啊,我叫紫堂幻。”


 

紫堂幻已经做好被忽视的准备了,不料那人破天荒的转过来,虽然只回复了个嗯,但是也比一句话没说好多了。

 


他应该和大赛第二的格瑞是一样的吧?

 


紫堂幻在心里想着。

 

 

金看到对方还想说什么话的时候离开了,不喜欢和别人交流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他想试试自己刚刚到手的元力技能。

 

 

虽然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元力技能也能很厉害。

 

 

 

 

10.

 

 

 

轰隆——

 


好几声树倒地的声音传来,驻扎在不远处的四个人皱了皱眉。

 


“这是什么情况?”

 


雷狮眺望着他们正南方倒下的好几颗树,一时间来了些兴趣。

 


“不清楚。”

 


卡米尔把帽子往上抬了10°,目光看向雷狮望的地方,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是陌生元力的波动。”

 


雷狮勾了勾唇,“哦?新人?是不是早上那个小鬼。”

 

 

帕洛斯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语气中带了些别的味道,“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雷狮老大,我们去看看吗?”

 


不明真相处于懵逼的佩利兴奋起来,“要去打架吗老大!”

 


雷狮斜眼看了帕洛斯一眼,将后者看得心里发毛才缓缓收回视线,轻笑出声。“既然都这么有兴趣,那走吧。”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发呆。


 

金看着面前破坏力莫名激动起来,这可是他以前做不到的事,元力什么的,还是很棒啊。

 


金:真香。

 


 

11.

 

 

“呦,抓到一个想逃跑的小鬼。”

 


雷狮几人从天而降,用锤子挡住金的去路。另外三个人从不同角度将金包围住。

 


“你们要干什么?”金看了四个人一眼,没有打算硬闯出去。

 


帕洛斯双手环胸,照着雷狮的意思缓缓开口。“你是今天刚来的?”

 

 

“嗯。”

 


“你和格瑞熟识?”

 


“嗯。”

 


“这些是你做的?”

 


“嗯。”

 


“……”

 


纵使是帕洛斯和雷狮,也被面前这人给搞懵了。

 

 

“我说,你不会是第二个格瑞吧?”

 


雷狮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道。这种小鬼没什么意思啊。

 


“嗯、嗯?不是。”

 

 

 

12.

 

 

眼见说不通了,雷狮四人打算灭口。

 


布满电流的雷神之锤朝金挥去,被后者躲过。紧接着的佩利直接扑了上去,金屏息揍出一拳,用行动解释进攻是最好的防御。

 


在一旁悄悄划水的帕洛斯堪堪召唤出两个暗影使者对金发出不痛不痒的攻击,卡米尔站在原地没动静,却时刻分析着形式。

 


一击没打中,雷狮倒又来了兴致。他唤佩利退下,打算自己和金PK。

 


一锤子敲在地上,无数的紫色电流朝着金涌去,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金有些郑重的绷紧了脸,一不小心用出了新招。像盾牌一样紧紧挡在他的身前,金有些意外的挑挑眉,在心里给它取了个名字——矢量坚盾。

 


矢量坚盾可能是因为主人的原因,即使是个新技能也强得让人无话可说。虽然接下雷狮的攻击有些吃力,导致它破碎了一点,但完全能坚持。

 


抗下雷狮的攻击,金准备反击。一个矢量箭头对准雷狮正面扔去,被对方轻易躲过并且嘲笑,却不料它转身往雷狮身后袭去。

 


“大哥!身后!”

 


卡米尔瞳孔微缩,恨不得立刻上场,甚至已经做好了出招的打算。

 


雷狮弯腰躲过,一个后空翻到了离金较远的地方。转头对着卡米尔笑了一下,“你大哥我还没弱到这种地方。”

 


金在原地思考了几秒,渗透了自己技能的多样化,不给对方歇息的时间继续攻去。


 

矢量缠绕——

 


金在心中大喊,果然,像绸带一样的金色技能似活了一样,源源不断地朝雷狮飞去。

 


雷狮这才郑重起来,用锤子打掉两个朝着他手过来的箭头,还有下面想要束缚住他脚的箭头,锤子在身后转了一圈。

 


雷狮还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又有箭头对着他的面部袭来。打断碍眼的东西,雷狮突然停手,他直视着金。

 


“雷狮海盗团,小鬼你要不要加入?”

 


金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幅度不大,别人看不出来。果断拒绝,然后转身离开。

 

 

 

 

13.

 

 

摆脱雷狮他们之后,金继续乱窜着。

 


前面有热闹——

 


虽然不想参与,但热闹的主人公都已经站在自己身前了,金停下来,不得不低头看向就快要到自己怀里,一滴眼泪都没有嘴里却哭的稀里哗啦的人。

 


“他们欺负我……”

 


少女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些哭腔,若是其他人听了必定把持不住,但金不一样。他沉着脸,往后退了几步,对着少女口中说的坏人道:“我路过的。”

 


凯莉突然僵住了,也不哭叫什么了,鬼主意也不打了,有些嫌弃地看向金,“你这么懦弱的?还是得本小姐自己来。”用出星月刃,几个没躲过的白衣人瞬间倒地。

 


“你自己能应付。”

 


金淡淡的回了一句。

 


“嘁,无趣。”

 


眼看凯莉就要坐着星月刃离开,在一旁的莱娜立刻围过来。

 


“鬼狐大人说了……”

 


凯莉听着她讲了一堆,掏掏耳朵,“噢。”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金漠然看着面前懵住的人,也溜走了。

 

 

 

14.

 

 

 

凹凸大赛不是很安宁。

 


这是金睡在外面的想法。

 


他不知道预赛居然是要赚积分,于是导致他现在没地方住。







看到另外两个人都更新的我立刻坐起来,打开了我的石墨开始码文hhh


带团员

@H.F.Z.芷觞 

@H.F.Z.浮觞 

【all金】我只想做个冷酷的面瘫

私设!

魔改!

勿入!

内心丰富金!超强!超佛系!

 



01.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在这里生活五年的金很清楚的明白这点。

 

 

无论是从刚出生就拥有意识,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抬起一块巨石,又或是他能灵活的运用自己身体蕴藏的力量来说,他都不正常。

 

 

他不擅长伪装和应付。

 

 

为了不让太多人看出端倪,他选择了“少说少错”这样的行动,常年累计下来,金成为了他们口中的面瘫,很多人不想热脸贴冷屁股,纷纷远离。

 

 

当然,这是金很乐意看到的一种情况。

 

 

 

02.

 

 

金此刻有些无聊的与旁边那位银发少年练着剑术。

 

 

他才是真正的面瘫好吧。

 

 

这位银发少年叫格瑞,是他四岁时与姐姐秋一起救回来的。少年醒来道了声谢,被秋留在家里住之后,只顾着一个人练剑术,少言寡语。

 

 

为了更好的掩饰自己,金也找了个借口陪同格瑞来到后山练剑。

 

 

好无聊。

 

 

他坐在一旁的木墩上晃晃腿,看着格瑞一遍遍又重复相同的动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03.

 

 

“一定可以取得好成绩的!”

 

 

“加油啊!秋!”

 

 

被大家围住的女孩就是秋,她即将要去参加凹凸大赛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金看了看自己因为编制花环而被刺伤的手,冷着一张脸挤进人群中,伸出手带在了秋的头上。

 

 

秋有些感动地抱住金,“在登格鲁星找到花可真是不容易啊!”用头在金的肩膀下拱了拱。

 

 

那时格瑞第一次看见名为金的少年露出笑容的样子,虽然很浅。

 

 

明明笑起来很好看……

 

 

 

 

04.

 

 

“我也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噢。”

 

 

面对金这样平淡的回答, 格瑞第一次生出了无力的感觉,但他却不知道这种感觉出自哪。

 

 

不应该这样。

 

 

格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那应该怎么样?

 

 

不知怎的,格瑞脑海里居然闪过少年委委屈屈看着他,扯着他的衣角,嘴里嘟囔着:“格瑞~你也要走啊。”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格瑞抽了抽嘴角,深深的看了一眼金,离开了登格鲁星。

 

 

当然,令格瑞没想到的是,他那个面瘫发小也来参加凹凸大赛了。

 

 

 

05.

 

 

金此时面无表情看着搬运机器人摇摇晃晃的操作着飞船,一下没忍住上前拍了下它的脑袋,结果——

 

 

那个脑袋掉了!它掉了!

 

 

金毫无波澜的脸上也带了些惊讶,看着被自己拍掉滚到角落里的脑袋,头一次陷入了自我怀疑。

 

 

就算他在路上碰到了两个一言不合就对他攻击的人,破坏了他的心情,那也不至于直接把别人的脑袋拍掉吧?

 

 

没了脑袋的搬运机器人手忙脚乱的找着头,又要分出手来操纵飞船,他不敢对着这位看起来就不好惹的人大叫,更何况这人还没参赛就干掉了两个参赛者。

 

 

“飞、飞船出故障了……”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头安上去,搬运机器人看着屏幕上的红色字,有些害怕的小声道。

 

 

“噢。”

 

 

金很平静的应了一声,随后朝窗外看去。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两个渺小的人对立着,似乎即将开战。其中一个人显眼的发型直接让金认出来了,他的发小,格瑞。

 

 

“还能再往那边去一点吗?”他指着格瑞那边的位置。

 

 

搬运机器人擦了擦自己脸上不存在的冷汗,哆哆嗦嗦地驾驶着飞船过去。

 

 

06.

 

 

“格瑞。”

 

 

因为飞船失控往下跌,金直接从里面跳了出来。

 

 

被吹起来的帽子呈垂直状,少年宽大的卫衣反重力的没有往上掀,黑色的裤子鼓起来,露出少年细长的双腿。他往格瑞这边降落,却被人截了胡。

 

 

嘉德罗斯有些不满,今天格瑞看起来就要接受他的要求打一架了,结果被一个渣渣打断了,那个刚来的渣渣好像还认识格瑞的样子。

 

 

啧,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

 

 

这样想着,他毫不犹豫的用大罗神通棍向着金袭去。

 

 

金撇嘴,在空中一个闪身躲过了嘉德罗斯的攻击,然后完美半蹲落地。落在格瑞的不远处。帽子被盖在他的头上,遮住耀眼的金发。

 

 

在旁围观的人顺着少年的动作看去,少数人露出些玩味的笑容。

 

 

【警告警告!周围有超强的元力波动,请尽快远离。】

 

 

身为人造人体内的系统这样提醒着他,嘉德罗斯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唇,眼里战意强烈的快要溢出来。

 

 

“你!跟我打一架!”

 

 

 

07.

 

 

格瑞皱了皱眉,不知怎么嘉德罗斯这个自大狂就盯上金了,向前跨半步挡在嘉德罗斯看向金的眼神。

 

 

“嘉德罗斯你不要乱来!”

 

 

“蛤?如果他不和我打,那格瑞你和我还是接着刚才的战斗吧!”

 

 

嘉德罗斯看着离自己几米远的两个面瘫,嘴上嚣张,心里却有些发慌。

 

 

万一这人也和格瑞一样是个木头,以后要怎么找他打架。

 

 

格瑞抛下一句不可理喻,正打算护着身后的金远离嘉德罗斯,一回头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

 

 

格瑞:……?

 

 

不明真相的嘉德罗斯站在远处,看着格瑞愣在原地之后有些担忧,也朝着那边走过去。

 

 

格瑞回过神来,趁机拨腿就跑,徒留嘉德罗斯一个人面对空气发呆。

 

 

早就离开了的金打了几个喷嚏,疑惑的揉了揉鼻子。

 

 

 

 

 

H.F.Z成立啦!

我来了我来了!

这里徊觞!是里面最暴躁的一个(bushi)

以后还请多多关照!(鞠躬)

芷觞.st:

先感谢各位小可爱取名的意见,最后我们还是觉得用首字母了hhhhh,没什么含义!




下面是团员:




@徊觞.st (H)


@浮觞.st (F)


还有我!(Z)






我们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徘徊于浮世!


是有人帮忙取得,真的好好听!就是没有我就很难过……但是不影响!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占tag致歉





对不起

对不起,我淡圈了。

all金圈真的很乱。我很搞不懂……

算了,没什么文笔,就不去阐述原因了。

反正马上也要开学了,说不定这个学期结束我就又回来了呢?

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给喜欢我的人说声对不起。

要取关随意。

希望我回来的时候呢,圈子会越来越好呐。